爱恒在

一份信念半边天
独力支撑几多年
一段旧情可复燃
没生火花亦飚烟

无心 爱恨缠绵
无情 视而不见
尝遍了各种滋味仍觉一丝甜
周处冰天雪地热心尚有余暖

若然相爱 万里千山等娴哉
逾越障碍 艰辛不改真爱在
胜过花开  一往情深江山改
拥入怀内  咫尺更比天涯外

春来花海 绽放美丽可一或不可再
往而又来 春风两度花与人添一载
人在情在 真爱怎会飘泊白云外
光阴不改 只是红颜易老真情恒在

追思过往

经历了沧海桑田的变迁
是否还在讲着过去的语言
是否已经了却了当时的心愿
还是越走越远越模糊不见
过去从那里而来 沿途花开
现在在何处感慨 延续再爱
屈指唯仅有上下三代
可亲历所以左右不过百载
那些太过遥远的旧时代
又或者望而不见的将来
加上常困于眼前的苟且和无奈
任谁超然世外
也难有心思装载
何况除了年月光阴的墙壁
还有山长水远的距离
所以 别过了故乡千里 别时不羁
只是 再见要待到何时 魂归故里
也许不需要经过多少年代
余生发觉面目已经不再
谁家家谱尚能如实记载
问子孙后代
知不知道从何而来
唯山河常在
沧海桑田变迁恒古不变
如若明白最爱的往往难以相爱
想见的偏偏不从人愿
霎那匆匆消逝即成永远
在闭上眼一刻的心愿纠缠
最终是否有人替你实践
如果在乎的人已经不见
万般意义瞬间变得肤浅
所以劝君别再有恨怨
更别奢望再有来生少年
花开花谢几多不随人愿
生活从来单向轨迹一线
若然还要勉强
只会落得更加失望
心里实在渴望
至少要健康斗命长
毕竟谁的主张就是谁的战场
胜负常有轻重不过生命无两

皇帝的新装

明知身上无穿衣裳
仍然自我假装
扮高尚 够张狂
旁观的人心明肚亮
却无人敢讲出真相
或是担心被人怀疑智商
或无习惯自由表达主张

权威肆无忌惮时谁敢声张
利欲熏心蒙蔽时那讲真相
彼此为名为利决定立场
随波流淌何须勇敢担当

怪始作俑者心怀鬼胎肮脏
推波助澜者卖弄花巧技俩
成年人学识虚伪后分外能装
大家眼睛盯着心里图谋奖赏

要怪就怪彼此半斤对八两
成熟到有时叫人陷入绝望
天真幼稚儿童唯有急登场
一语惊醒有人高兴有人慌张
我们何尝曾经跟他不是一样
我们何时可以避免重复荒唐

皇帝的新装不是穿在身上
皇帝的新装顽固不化思想
有形的我们比较容易扫荡
无形的我们依旧吊儿郎当
别以为已经做到一时无两
无须再明白认真批判旧伤
历史悠长教训来而又往
皆因我们太过轻易淡忘

好坏要分(粤)

白天无心听了个故事
晚上做梦干了件坏事
平日好人一个慈悲都很在意
梦里却忘乎所以竟没了廉耻

推说梦里分不出真假好坏 有怪莫怪
再说我也不是神仙妖怪 古灵精怪
常人那个不是正邪一体 莫须奇怪
没有束缚好人也会成为反派 自然常态

但我知我还算平易近人
与人相爱相亲无怨无恨
抱着正面乐观心态做好人
他人愿意也喜欢亲近
即使有人是为了来稳笨
所以我完全无须害怕头痕
知道心里还住有一个坏人
其实我相信已经算是好人
即使有时在哑忍苦忍
但做坏事始终没有真实发生
我已经赢左了无数的斗争
我觉荣幸
自己为自己加分

说到做人做事毫无瑕疵
走东闯西那会万事胜意
百分满分盼望挪到手痕
剂讲理想梗系够晒吸引

但我究竟始终只是常人
心里有邪念歪念无须哭喊
偶尔放放纵虽会很有快感
要做次坏人你都需勇敢
潘多拉的盒子不是想关就关
还要预左坏事就此接连发生
别有怨恨
如果不能承担
乖乖地做一世好人
路长路远路遥路艰辛
也无悔无怨无恨又无憾
所以晚上有梦也会好训
皆因我是一位好人

留白

从过去到现在
从现在再到未来
对你的爱永不变改
因对你我是真的深爱

在平淡中忍耐
在忍耐中泅苦海
我信花会美丽盛开
我信你总会超越期待

所以我在继续期待
期待东风拂面吹来
百锦繁花一夜盛开
那是为你筹划的未来

但无奈
你有你追求不一样的精彩
何时何地眼睛都要睁开
看看世界也让世界看看你的风采
无穷无尽无处不是广阔舞台

想想其实亦是无害
好比一幅画上满了色彩
过犹不及总有些怪哉
何不将手放开
心更要放开
给你自由空间和留白
谁的人生就让谁主宰
即使遐想也会更加精彩

就如我对你的爱
始终与你常在
却总有那么一些留白
因为
不是所有的爱
都要大声说出来
我对你的爱
旁人一眼已经看得出来
不是所有的爱
都会大方秀出来
我对你的爱
跟随你的节拍由你主宰

热锅上的蚂蚁

走过熟悉的街头
脚步匆匆却不能停留
如横过繁忙的十字路口
因为绿灯不会为谁多给一秒停留

遇见曾经的朋友
面孔熟悉却叫不上口
点一点头或者挥一挥手
生活各有轨迹不交集又何必强求

曾经的那些人 那些事
留在那段光阴里成了回忆
但心中总会有那么一个你
爱恨情仇已然消逝
而影子却依旧清晰
抹不去刻骨铭心成印记

或许
在这无穷无际宇宙里
除了消逝而去的
再没什么是可以永久恒一
包括我 包括你
包括我们在乎的东西
所以
懂得珍惜
不要领悟太迟

世界古往今来
有多少希冀盼望就有多少唏嘘无奈
时光一往不再
有多少白发苍苍就有多少青春不在

如果你恰好青春少艾
你能不能许自己一个美好的未来
如果你已然桑田沧海
你有没有对未来仍充满乐观期待

如果还没到化为尘埃
我真想不出正面乐观会有什么祸害
如果任由让消极掩盖
你轻易拱手就错失一个更好的未来

就算过去已经无法重来
就算结局已经无法更改
就算四面楚歌霸王垓下
总有那么一些你还能主宰
别便宜廉价贱卖
别小看后面的精彩
还能动就再一次动起来
热锅也是炙手可热的舞台

青春志(粤)

落雨 不用愁
逆风 不担忧
风雨洗礼后
壮阔我胸口

路遥 继续走
前程 靠奋斗
努力方优秀
拼搏可出头

我正年少恰好风流
把握机会抓正风口
春风得意荣登榜首
天空海阔任我遨游

我正年少无逢敌手
纵横驰骋信心我有
青春当打年少无忧
天下英雄皆出其右

春梦

曲:《Tassel》Cymophane

北风 不觉冷
冰霜 也不冻
微笑 满面容
得意 过秋冬
阳光 暖融融
恋情 脸绯红
牵我 手挽手
一起 吹吹风

春心 蠢蠢动
恋爱 初懵懂
年少 多不懂
海誓 和山盟
睡梦 笑出声
梦境 你能懂
让风 放放纵
让梦 春宵融

初心 最真诚
初恋 爱恨浓
体验 鲜不同
青春 总有痛
恋时 沐春风
失去 忧伤中
谁人 莫不曾
眼睛 哭红肿

曾经 多冲动
曾经 多情种
年轻 易心动
年华 正青葱
曾经 笑东风
曾经 爱争宠
如今 难动容
年月 深藏中

春风 又吹送
春梦 已剧终
青春 不久等
时光 不倒流
通通 消失去
寻觅 无影踪
为你 我愿等
为爱 久愈重

折翼天使


曲:伊戈尔.克鲁托伊《Sad Angel》

你说你说你
原本是上天可爱的天使
我想是因为你
身上背负着折断的羽翼

你说你说你
时常一个人暗夜里哭泣
我想是因为你
总怀恋过去美好的回忆

拥有拥有的
你要懂得怎样去珍惜
失去失去的
你就别再沉迷扼腕痛惜

醒吧 醒吧
勇敢和过去说再见吧
走吧 走吧
走出过去才能走进未来呀

你说你说你
已接受坠落凡间的事实
我想是因为你
有了比羽翼更珍贵的东西

你说你说你
还是会偶尔回忆过去
我想是因为你
知道美好总是得来不易

拥有拥有的
你已懂得怎样去珍惜
失去失去的
你就别再沉迷扼腕痛惜

来吧 来吧
来找一个人来相爱吧
跳吧 跳吧
和喜欢的人跳支森巴舞吧

小黑屋•求度

人生风雨同路
命运陌上迥途
有阳光灿烂 鲜花满布
也有穷途末路 孤苦无助

当幸运眷顾
左青龙 右白虎
春风得意 如有神助
乘风踏浪 势如破竹
羡煞旁人无数

当误入歧途
上无门 下无路
捉襟见肘 百般难顾
犹如马肚 鞭长莫触
束缚手足泅渡

人生得意谁不会相处
人生难免偶遇小黑屋
当春风不度 明月不出
莫说苦不苦 心不服输
不怕睁着眼此时什么都看不清
不枉生有明眸彼时长宜看风景
只盼世事总有峰回路转
坚守待得云开见月明

巧心成诗,用情为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