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册藏爱

这一本相册 翻开
记载的光阴 精彩
故事从照片 铺开
在那里遇见 徘徊
有意要栽花 不开
无心偏插柳 成排
因何事失意 落败
无心思消受 怜爱
相交生好感 可爱
从心里蔓延 相爱
幸福的时光总是 过得太快
过去的日子不可 重头再来
恋爱的担子难免 不断加载
和谐的列车有限 终会超载
相爱的人儿于是 和平分开
相爱的故事已经 落画舞台
但是放不下的曾经 染上悲哀
藏不了的明镜容易 招惹尘埃
你理想的是什么样的爱
你追求的是怎样的未来
看到曾经爱过的她幸福使坏
你还有什么不能释怀
笼罩在心里头的乌云拨开
我忽然明白
这已经是最后的雾霾
去追逐属于我的真爱

乱说,树上全是好果

如果内心没有火
血脉就不会感觉灼热
如果遇见埋头躲
挺不起胸的日子更多

你还需要怕什么
现在已经是最坏的结果
你难道继续忍耐么
爆发就趁势眼前这一刻

理想的世界我祈愿平和
做人的底线谁不能退缩
如果越过了人生就不再掌握
因为贪念是不断生长的恶魔

世间善恶以小居多
万涓汇聚终成江河
所以勿以善小而推责
勿以恶小而积多

该出手时就出手 不拖
该承担时就承担 不躲
该静候时就静候 沉默
该爆发时就爆发 戳破

行事 已然风风火火
为人 不如亲近平和
有功 不拒溢美赞歌
有过 莫非文饰非过
总之 树上的全是好果
不见 坏果全落地上么

新人笑

谁和谁又喜结连理
他的新娘娇艳美丽
如小说童话中的故事
有情有爱的人终于一起

谁和谁是百里挑一
郎财女貌无人可比
如古今流传中的逸事
商贾巨子情定红尘女子

人们都喜欢美好的故事
甚至幻想主角就是自己
即使没有亲身经历和参与
至少茶余饭后不缺乏谈资
顺便装一装牛逼
除了财富榜的位置
和虚度光阴的年纪
如果你也有他的运气
他的的确确比不上你

听说他曾经家徒四壁
听说他有过痛苦经历
传说他抛弃发妻幼子
也话说他潦倒时妻离

没人在乎过去的真实
只是财富衍生的魅力
有谁不是以身逶迤
有谁可以奋力抗拒

曾经的痛苦多是不堪记忆
快乐的代价往往丢掉自己
但是别健忘失忆屏蔽常识
凡事两面有利之余还有弊
所以真真假假难免虚构履历
假假真真皆为名利装饰

新人笑时旧人离
喜怒悲哀在一起
名利跟谁谁得意
得意红花无百日

有苦有痛,梦也真实

记不起
在那里遇见你
因为你的美丽
恰是我喜欢的天使
还有甜美的样子
第一眼就爱上了你
所以
对于你的魅力
我宁愿失去所有免疫
当宠爱来侵袭
我压根就无从抗拒
只好随你 任意东西
好想陪你 闯荡天地
两情相悦时 你侬我侬快意
幸福的日子 逍遥快乐无比
但是 会有那么一瞬息
心 感觉不够踏实
地球开始失去了引力
脚脱离了厚实的土地
光彩炫目中忘乎所以
如人在梦里
有一点潜藏意识
却不受自主控制
每当领悟人生得意
莫待无花时空折枝
于是 洒脱肆意
豁然之间 身轻如燕
穿越云巅 仙境若见
此时虽不知
是否身临天宫云霄宝殿
但应知人在梦里
所见绝非凡间映入眼帘
你 醒或不醒
不在一念之间
而在你有多坚持和固执
不在有多眷恋
而在你对享乐有多流连
虽 醒或不醒
不应分人品高低
但梦太美终究回归现实
只求醒悟别太迟
你若追求太过完美
我说其实毫无滋味
生活有苦有痛倍真实
人生有得有失才珍惜
若事事如意无可挑剔
何来好坏对比和认知
就随生活的朴实
践行人生的宗旨
人贵在活得有意思
可做有益有趣的事

饭,其实很香

窗外的阳光
明亮堂堂
睁不开的目光
叫人忧伤

一个人卧躺床上
发不出声响
心事欲藏难藏
心难安
情硬扛
装不出淡然模样
眼角泛泪光
仍坚强
为人着想
切莫更添忧伤
脚随节拍示心宽

亲人陪伴在旁
高声闲话家常
说谁境遇难堪
笑其应对慌张
心猿意马任由思想
断断续续平息心慌
不怪人生无常
但求除去几许孤单
抚慰心安
消磨时光

听你讲
饭其实很香
顿增黯然忧伤
你我众生皆平凡
每天一宿和三餐
平日得来容易太一般
一去难回盼重返
失去了才知陪伴
平凡简单不一般

矛和盾,握手里

因为深爱着你
所以不怕一败涂地
真心付出为你
心痛只因你不在意
我还是可以坚持
全心全意始终如一
因为我是真的爱你
虽然不能白首相依

陷入爱情大多身不由己
你何来选择的余地
失去爱情或是迫不得已
我始终对你难忘记

经历了相爱的失意
没有尝到爱情的甜蜜
但还剩下一点的勇气
所以不会自暴自弃
没有曙光却仍然屹立
虽然世界不会增加一分希翼 为你
但我心中始终有一根橄榄枝 嫩绿

不再为赞美的言辞
不仰息世俗的功利
不问你为何消无声息
不动情依旧心有痕迹
人好像变得任性随意
仍为率性的本质努力
让心更贴近自然宗旨
活出一个真实的自己
即使平凡渺小得如蚂蚁
我愿意 如果生活充实
宇宙无穷生命却只有一次
百年一瞬间还长过一辈子
像汪洋中细小的船只
如星云中微小的尘粒
做自己 真本色的情痴

蚂蚁

不经意发现
地上一条蜿蜒的黑线
原来是一队
行进中的蚂蚁
弱不禁风的身躯
却承受了
数十倍的压力
忙碌的觅食
只为可以
活着度过冬季
别看它卑微涂地
别笑我出卖苦力
反正不介意
也从不放弃
就为单纯活下去的目的
做平凡真实的自己
生活所谓的勇气
不管先天太多的限制
其实别无选择余地
也就无须虚假掩饰
唯有更加努力
做自己
熬到明天的太阳升起
就算胜利
然后生活继续
接受下一波的侵袭
接受风雨的洗礼
我却依然站立
如蚂蚁
蚂蚁蚂蚊 身躯迷你
用力用力 扛起粮食
蚂蚁蚂蚁 挑起担子
缝隙绝壁 如履平地
蚂蚁蚂蚁 凡夫俗子
平凡真实 压迫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