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情皆色

爬过一座山
山外还有山
跨过一道关
又迎来一关

爱意阑珊心难安
千军万马入长安
星光璀璨泪光闪
辗转难眠一夜晚

多少英雄汉
难过美人关
多少汉子难
没有红颜伴

若得知己一红颜
宁舍江山爱美人
江山代代人物换
难得一世美人伴

原味的爱

两个人如果不见
即使近在身后边
或远在地球两端
无非同一样心酸

我想你就邀你相见
就喜欢你坐在眼前
因为即使闭着眼
我也能感觉到你的笑靥

给你点一份你喜欢的甜点
配一杯带些许苦涩的咖啡
听你说一说生活的原味
和对理想的追随
对你敞开的心扉是最美
交心的恋人才真正登对

我不一定能够带你海阔天空任飞
但我绝不会让你为爱伤心掉眼泪
相爱简简单单也很美
挽手开开心心把家归
你是我心中最美的玫瑰
花儿娇滴满带刺最可贵
你是我心中最美的玫瑰
刺得伤痕累累爱更珍贵

只为你一笑

有时候
走远路是为了节省时间
走弯路是为了增加历练
走新路是为了与你遇见

有时候
付出只是为了完成心愿
而努力却不一定能梦圆
我只是想做得更好一点

世界其实很多元
人也可以很善变
享受着下雨时的思念
也仍在盼望等着晴天
要不我们选择简单点
没有乐事挤挤也有笑脸

所有的一瞬间
逝去即成永远
我知道你一定不是神仙
也不一定有机会登上圣殿
但你可以有自己的笑靥
有更多自己平凡的经典

抬起头露世界一个笑脸
不只是为了放下抱怨
眼睛可以望得更高远
心胸照样容纳遗憾和缺陷
生活不仅苟且于眼前
生命其实各有各体验

你听信大家的名言
不如看脸色的演员
如果还没有主见
别着急着去实践
若不晓得河水的深浅
人生何处不埋伏危险

提你危险会吓你心悬
要不你趴下匍匐向前
就算薄冰应该也不会塌陷
让我可以笑你更欢快一点

见义思迁(粤)

逝去了 过十年
世界与我 共变迁
年少的脸 即使不情愿
如今再也再也 看不见
我想你
停驻在那一年 那一天
你心愿
我们安好 就算梦圆

你已不见 世界在变
凡尘俗世 如车轮转
曾经沧海 闲话桑田
如今高楼大厦 种一片再种一片
昨天的理想 或会在今日实现
晴天跟雨天 背着房子挪向前挪向前
装上蜗牛的贝壳 负重行远的探索
但幸福跟快乐 越走越远我们却自缚枷锁

我 在怀念
你曾给我说过的旧经典
练有一身好本领
行侠仗义骨气盛
我 心仍然
向往仁义礼智信多一点
宁舍蜗居的安定
迎面风雨步不停
但堪忧目前
虚名太盛金钱风头太劲
不要历史再重演
危险却在歌舞升平

四大美人

谁在溪边浣纱
俏影映照河水
让水里的鱼儿也觉得惭愧
西施溪边挽发
她的容颜太美
鱼儿下沉不见相见徒伤悲

谁愿千里远嫁
琴声撕心裂肺
让天空的大雁也忘记高飞
昭君大漠黄沙
她的容颜太美
大雁看见停飞身心同下坠

美 美 美
纵然艳压芳菲
世人笑脸相对
但风气不改难免笑中带泪

为何只见你的容颜太美
为何狠心辜负美人不悔
为何不赞你为国事憔悴
为何不理解卑微的眼泪

谁在月下拜它
祈祷天下无贼
让天上的月亮也觉得羞愧
貂蝉皓月无暇
她的容颜太美
月儿云遮不见相见不相随

谁的貌美羞花
回眸一笑百媚
让娇艳的花草也自惭形秽
玉环宠爱有加
她的容颜太美
花儿无言以对美不过贵妃

美 美 美
谁说红颜祸水
宁愿痴心不悔
可千年黑锅却让女人来背

为何只怪你的容颜太美
为何狠心责怪红颜祸水
为何不赞巾帼不输须眉
为何不破解男尊压女卑

盼君再会


干了这一杯酒
道一声珍重朋友
前路我们勇敢各自走
但愿你我可以快乐无忧
请带上我赠你最真的问候
和对美好的祈求
让它陪着你渡过每一个关口
你看我那水汪汪的眼眸
忍着不让泪流
望穿秋水回流
期待下一次我们再聚首
挥一挥手朋友不要回头
虽然我们谁也不愿分离
但世间没有不散的宴席
你和我 我和你
装载着满满幸福的回忆
那些曾经一起走过的日子
从今以后那怕再也回不去
不哭泣
更珍惜
那些酸甜苦辣刻下的印记
还有喜怒哀愁曾经一起
见证岁月为我们铸就的情谊
我会永远记你在心里
我会永远记你在心里
在心里

未分胜负


走过这条熟悉的情人路
看见有人在为爱伤心哭
得不到的爱情总让人痛苦
像一把尖刀插在内心深处

曾经以为你就是我的全部
有你就会有我想要的幸福
从深情相拥突然变成陌路
你不会知道我多彷徨无助

再遇你我当初分手的那一幕
刻骨铭心又能跟谁说我在乎
摸着那棵我们倚靠过的大树
千言万语最后汇流成两泪珠

不哭 不要背上包袱
一个不爱你的人不值得付出
前度 埋在脚下泥土
真正爱你的人才能给你幸福

孤独 也不彷徨无助
幸福常在前路和转角中埋伏
风度 何必纠缠报复
真正爱你的人一定给你幸福

不要瓶中花

泥土里种的鲜花
没有花瓶也很漂亮吧
芬芳四溢的盛夏
星空驰骋白马梦童话
记忆里最爱的她
如梦幻般不能触碰吗
像眼睛吹进了风沙
说不出痛也会泪流下

鲜花堪折就摘下
养在瓶中更加漂亮吧
难得情人把你夸
即使最后枯萎何须怕
心里最喜欢是她
胜过千百万倍瓶中花
我想一直守护她
化作於泥尘土一齐吗


记忆里的鲜花
随着岁月会凋谢下
采摘下的鲜花
瓶子遇见过很多吧

我最最爱的她
早在心里生根发芽
我最最爱的她
从始至终一个很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