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说再见

那些年
像昨天
那少年
还腼腆
动了情
藏心间
许多话
写信笺
每次见
心蜜甜
那怕相遇两无言
那怕匆匆看一眼
你的笑颜
足够温暖整个冬天
甜美声线
一直萦绕脑海耳边
从百花盛开的春天
不知不觉走到离别的夏天
那些年
我们还青春少年 乐观多一点
那些年
我们憧憬未来见 迈步勇往前
那些年
我们都以为不远 分开不久见
那些年
我们还情真意绵 岁月痕迹浅
所以离别潇洒笑着脸
我们没有好好说再见
挥一挥手如平常从前
我们没有好好说再见
这些年
梦里面
豆蔻年华追少年
一觉醒来寻不见
这张脸
容颜迁
花开花落看几遍
再见之后不再见
当初离别潇洒笑着脸
我们没有好好说再见
如果时光有悔能重演
我们应该好好说再见
重遇不知那一年
我们好好说再见
再见不知那一天
我们好好说再见

悟空(粤)

世事的变迁
总是从最初一点
然后逐渐蔓延
直到量变成质变
结果或者喜闻乐见
过去已是无力回天
从一开始待而不见
各种曲折随缘发展
寄望有日风光无边
更多或坠万尺深渊
生死往往悬于一线
几多不敌夭折英年
捱到巅峰处风起云卷
风光期已无人劝勉
此时人定胜天
逆耳杂音全听不见
然后时运转圈悄悄改变
谁人能够逃避命理天年
那个可以逍遥快活神仙
历史的魔魇
如少女笑妍
芳华虽明艳
逝去不遮掩
几多英姿曾翩翩
多少逐梦枉少年
千年道行千年炼
一招败在门槛前
观音十个手指芊芊
数尽能否全屈一遍
那猴壮志未酬
天地雄心可比
若得孤木成舟
不惧横渡危机
知晓风浪堪忧
足以葬身无地
但若江河缓流
岸芷汀兰回味
所谓知己知彼
胜在师傅给力
有多少本事
干多大件事
所以飞天遁地
摇撼天宫玉池
无惧无求无敌
无依无靠无力
终究不敌如来五指
无耐披上袈裟皈依
曾经齐天大圣
落得取经虚名
妖怪要取唐僧性命
老孙先送你一程
奈何贫僧是非好坏不明
嗡嗡耳鸣头锁紧箍难顶
桀骜不逊实乃本性
不识时务坦见真情
只是六耳弥猴之后
为何妖怪欺负上头
从前打遍三界无敌手
如今虚晃三招落败走
千里南海去求救
Boss出手就无忧
妖怪还分上下流
不拜山头见尸首
你会不会追问原由
你有没有挠破大头
皇帝新衣透视明装
小孩有无机会上场
最后无非功德圆满收场
皆大欢喜人人论功行赏
衣锦还乡得意洋洋
虚晃一枪威震八方
世人最爱千年一样
只是大话有点夸张

切磋(粤)

听说过太多
曾经不分你我
如今爱恨交错
目睹过很多
曾经共历风波
如今闻声闪躲
遇见过几个
曾经花开结果
如今岁月蹉跎
深爱着一个
只因刹那花火
酝酿爱暖心窝

世上快乐的人有很多
有你我就是其中一个
世上幸福的人有很多
有你我就是其中一个
珍惜快乐如火
拥抱幸福如歌
与你手挽手相扶着过
不问付出谁比谁更多

我快乐如火
要给你快乐点火
我幸福如歌
要为你幸福高歌
生活是两个人一起过
快乐幸福彼此来切磋
辜负其中一个
如入水的秤砣
快乐浮得起么
幸福你知晓么

行就行

行囊负轻
说行就行
心动难平
放纵眼睛

我有一颗流浪的心
骨子爱上漂泊不定
风里雨里穿梭前行
云里雾里步履不停
波澜壮阔地广天晴
万里江山起伏不平

静夜聆听
追随初心
趁还年轻
放手一拼

我有一颗勇敢的心
血脉不惧前途不明
风里雨里破浪前行
汗水泪水湿润眼睛
天高海阔任由我行
成功失败波澜不兴

时光晓飞

耳边传来一首歌
演唱的是张信哲
那些年印象很深刻
不是因为缺少选择
而是撩动了少年的心窝
忽然就想起了那时的同桌

记不起怎么初次相遇
缘何后来分配坐一起
男女同桌人生第一次
免为其难与你说国语

没有惺惺相惜
没有学习亲密
没有相见恨晚
没有牵手勇敢

但你在欢声笑语
快乐陪伴过高一
然后选择分文理
时常相约晚自习

随着时间的流逝
年月洗淡了联系
多年后往事再回忆
当初谁先动了心思

难得有缘坐一起
莫怪年少无知
春心荡漾不同时
错过红颜知己
人生多美第一次
珍惜那些回忆
生活有趣不先知
超越彼此预期

人月盼团圆

月圆时候
寂寞不休
孜孜何求问清秋
一醉方休盼重头

君在心头
远眺阁楼
月半中秋怕远游
佳人独守恨悠悠

中秋还是百年不变的中秋
回首已然穿越千年的守候
圆月好比去年高高挂西楼
我念你如从前人似黄花瘦

星月长空
年岁匆匆
多少青春太青葱
转眼已成黄花梦

初心谁懂
爱恨几重
多少情深许东风
一去难回无影踪

星空还是千年不变的星空
星光已然穿越万年的苍穹
我和从前并没有什么不同
你如从前一直常驻我心中